圣骥网络CEO傅浩程主题演讲

2015-09-14 19:05 来源: 游戏产业网


傅浩程:各位同仁,大家好!刚才已经很多的一些领导都说了很多的一些经验包括了一些行业发展的事情,但是对于我们的这样的企业,我想在这里更多的说一些我们的还有很多目前处在的这种情况的干货,因为对于圣骥网络而言我们的两年发展,目前已经到了一个算是自己感觉一个目前不错的一个成绩,我们两年多的发展让我们明年在新三板的挂牌。我先来简单看一下一些大家之前说过的一些数据,手游市场持续了保持着一个增长,全年的市场规模也将达到一个更高的指数,刚才很多的人说过了,在我们这一块的人口红利现在已经逐渐的消失,移动用户的规模增长已经趋于稳定化,IP的竞争越来越激烈,对于创业的企业我们下一步如何生存或者能够发展呢,我们希望每年可以很多的创业企业可以脱颖而出参加我们的这样的年会,甚至可以得到我们的这个行业的认可跟奖项。

现在的现状是我们可以看到在整个的行业里面有很多的一些巨头可以三分天下,但是这里说一下三分天下不代表以后的这个市场完全是没有机会的,虽然特点占据了整个游戏市场大部分的份额,国内的CP越来越多,截止目前可能不仅仅是目前的这个1.77万家的数据了,规模还会持续性增长,产品的品质越来越高,大家为了做一个好的产品不惜投入,这个里面不仅有IP的,没有IP这个产品质量上也投入重大的资金。

这样的话对于创业企业如何能够在这个大的环境当中脱颖而出,我们作为简单自身的总结,就是第一我们觉得首先我们先不要考虑一些IP,因为创业性企业来说没有那么多的资金,没有那些资本的投入情况下,首先要把我们的团队要打理好,这个创新团队最主要的,很多人以前讲过包括当时跟我的人也讲过,这个行业就是一群很聪明的人在一块拼体力,可以很形象的形容这个行业,做游戏的人笨,如果想成功需要付出很多的努力,另外大家集中一些精力打造我们的一个明星产品,可以更多的说细分产品,现在很多的大家作为创业企业为了取得成功很多的都是在追随别人,就是说我们现在可以看到一些领军的人物打造一个新的玩法,可能创造一些新的东西,我们很多后面的人在后面追随不停的换皮,所以很难打造一款自己想做的东西,甚至今天做休闲明天做格斗了,他不知道自己想做哪一块,这个里面大家自己要有一个明确的产品定位思路,主要的产品方向是哪一个,趁这个做一个更多的补缺者甚至一个专向性的产品研发的公司。

另外一个就是很多的我们做完了之后对于一些后续的体验服务很多难以跟上,这个也是游戏后续对于创业公司来讲很重要的东西,我们除了自己的研发团队可以达到比较高效率的这种高的团队配合度的打造我们比较认为可行符合团队的产品,后续的一些体验服务一定也要跟上,这个里面我简单的把我们的圣骥网络这一块做的方法跟大家进行分享。首先我们讲到了IP,我们圣骥网络也是在收集IP,并且我们还有更大的一些举措,之前跟一些媒体朋友说,这个月底我们在北京有一个大的新闻发布会,不是说我们的产品的上线,主要是我们会跟国内很大的一个文化集团包括海外的一个非常大的一个集团做一些股权的合作,也是可能在国内的第一家公司海外的工作做资源合作,这个其实我们在我们自己的IP定位,我们做的产品全球化的布局,我们会找这种全球化的影视公司一些IP的产品做一些捆绑跟紧密合作,我们用他们之前创造的超级故事,用研发打造极致体验,我们产品做一些引流的互动,他们的影视产品的本身已经很多了已经深入人心了,另外我们强化自身的优势,我们不想随大流,也不想跟行业的大老竞争,我们自身都达不到资本的境界,所以我们本身的一些情况下我们可能更考虑我们的研发成本我们的精雕细琢创造我们用户喜爱的,我们也会做一些调查,把这些IP更符合的情况下打造适合他的产品,因为我们做一些海外的影视IP的合作,所以我们这里也在布局一些海外的业务,甚至我们正在建立一些海外的交易平台,希望更多的产品出海,除了我们自身的产品之外,我们希望可以拿到一些产品的国际性的IP之后可以更多的不仅是已经达到了一定规模的跟现在正在创业或者有一些想法的团队进行合作。

这个里面今天我想讲的内容就是这些,但是最后想再说一个,就是每个团队来讲我们对于已经形成规模的我们不说了,创业性团队来说目前IP不是所考虑的,我们所考虑的应该目的性有一个专向性的把产品做好,真正的一个好产品的话,我觉得可能IP离你不远因为他会来找你。谢谢!



群访:南京圣骥网络科技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 傅浩程

媒体:国家一直在提倡“互联网+”,圣骥网络在这方面也是动身比较早的,圣骥网络是如何发展“互联网+”这方面的呢?

傅浩程:我觉得我们做游戏这一块,可能跟互联网+稍微有一点距离,因为本身我们在南京那一块,有时候会帮一些政府部门和事业单位做这方面的结合,我们理解互联网+的工作是在原有的一些基础上增加一些互联网内容,让它达到更高的传播和经济效应,所以我们这一块主要是围绕一些项目或者单位上面做一些提供。之前我们跟省广电做了一些业务方面的内容结合。

媒体:就是跟游戏没有太大相关?

傅浩程:游戏也会做一些,传播方面我们会用一些小的游戏来做。现在很多人讲“互联网+”,我们认为是增加用户关注度和粘性、留存,我觉得这都是对互联网+的一种理解吧。

媒体:我是成都的媒体,想请教您一下,目前《二次元》这个领域大家都在探索,麻烦您介绍一下咱们这方面的有关动作。

傅浩程:我们目前跟很多大的公司相比,我们想早一天开辟一条捷径或者说出路,目前二次元领域的产品成功的并不是特别多,我们现在也在布局一些海外市场,我们在IP方面在月底可能会有发布会,跟国外一家很大的影视公司会有结合。我们以后定位的产品更多是全球化、国际化的产品,我们现在做二次元,团队有一些人是从美国和加拿大回来的,我们也想看他们市场和国内市场的情况,很多海归回来的做二次元这样的东西,我们认为定位会更精准一些,这也是我们以后想开辟的道路,想以这一块为主。

媒体:听说圣骥也在布局HTML5(H5)领域,今年也比较复杂,没有达到比较期待,您怎么看待明年H5的趋势?圣骥的布局有哪些?可以透露一下吗?

傅浩程:我们推了几款H5的游戏,我们最近推了一个少年计划,之前他们参加活动也获奖了。对于H5而言,现在H5主要是收入方面不行,我们认为最起码把留存先做好。我们对于H5的定位,H5是大家都在热炒的话题或者概念,有人说是一个方向,我们在这方面一直在关注和尝试。我们希望把H5的技术再深入化,其实南京有很多H5的公司,包括《神经猫》就是南京的公司,在南京有很多做H5的研发人员,我们也希望跟大家共同探讨,看能不能把H5技术用在更多游戏上面,H5导入用户很便宜、价格很低,而现在用户成本很高,这也是大家期望走H5的原因,一个是希望数据同步,另外一个是用户导入成本非常低。

媒体:你刚刚在上面演讲到创业公司的发展,年底或者2016年初可能面临越来越多的洗牌,可能中小创业公司会被洗掉,您觉得这些公司如何生存下去?

傅浩程:可能是我们比较幸运,我们没有被洗牌,但是我们在半年前也曾经想过被并购,其实我们公司到现在也就两年多一点,我们2012年4月份只是团队组建,成立是2013年的时候,到现在两年多时间。我们也走过弯路,如果没有走弯路可能定在页游方面,那时候大家已经往手游赶了,也有朋友提过这方面的打算,也欧朋友当时做这一块,这方面当时浪费了我们将近半年的时间。我觉得还是要专注和有定位,我们不能跟随着别人去做。另外,当时我们公司在做的时候跟有的创业公司不一样,创业公司换皮是希望先活下去,希望在这个环境当中通过简单快捷的手段和廉价的手段保证团队的正常收入来源,在这方面我们是把自己逼到悬崖边做事,我们认为要么生、要么死,所以我们用两年时间做的比较OK了,我们在明年4月份挂牌已经敲定了。所以我们认为还是要有一个布局,创业公司肯定有失败,有人讲好死不如赖活着,这个我不太赞同,要么你是昙花一现,不行就不行了,大家都知道创业团队拖到最后,当然可能会发生奇迹,但是基本上微乎其微,既然不行,长痛不如短痛,要不然大家就拼一把。

媒体:您觉得上新三板对于一家创业型公司有什么帮助?

傅浩程:这要看每个公司对资本化市场的理解,其实我们当时这一块也有想过,最早都谈好了一家跟我们并购的公司,国内也是一家主板上市的房地产公司,当时想并购我们这一块。我这边当时也纠结过,跟团队谈过,当时大家想是创始人套现还是希望这个事情做下去,最后我们研究之后毅然决然决定做三板。当然做三板也有风险,很多人觉得三板交易量不强,一个因为三板门槛低,很多人都可以进入,很多企业进入之后没有做市商推动,业绩不行或者比原来更差,很多东西都要透明化了,可以还不如以前。因为三板这些企业不像主板和中小板这些企业持股量那么大,很多三板的公司觉得股票有潜力和发展,收完之后就停止了击鼓传花的形式,大家表面上看到三板交易量那么差,其实是可交易的股数就那么多,技术门槛也有要求,我们不认为进三板之后不行,只要企业发展运行的好和有比较好的价格就行。半年之前我们将近两亿的估值,半年之后现在估值做到五亿了。到年底做完,我们上三板的时候,明年至少会做到几十亿的规模。并没有说三板不好,很多企业选择上三板,包括像新动等等公司,我觉得还是要看企业本身。

媒体:再问一个问题,您刚才说明年如果上新三板可能要几十亿,半年以前魔方网做过如何计算估值的详细报道,根据这篇报道再回过头来看您是如何推导出这样一家游戏创业公司能够价值几十亿?

傅浩程:讲一个最简单的东西,我们的净利润乘上市盈率,这是一个比较简单的方式,你算完那个公式之后得到的跟这个方法差不多,数字相差不大。比如说一年创造净利润之后,按照你在行业的市盈率,这样乘出来就可以算出来。这个市值是一个方面。另外,我们对明年的收入,对预估相对有把握。第二个,我们后续会增加一些股东,对我本身的潜在价值也会有一个基本的预估,所以我们在这一块才敢说达到一个什么样的值。我们有了一些股东进入之后,在隐形的价值上可能就有了一个估值,这个估值再加上后面运作的收入部分,可能都会有一些体现。我们讲到市值,第一个就是按收益来算,第二个是各方面做一个结合。

主持人:由于时间的关系,感谢傅总接受我们的采访,谢谢傅总。



主管单位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

主办单位

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
海南省商务厅
海南省文化广电出版体育厅
海南省工业和信息化厅

承办单位

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
海南生态软件园

年会主题:

“让你看到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