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久游戏CEO刘亮主题演讲

2015-11-15 19:36 来源: 游戏产业网


各位好,今天本来市场部为我准备了一套完整的PPT内容,讲的内容也和大家讲的差不多,就是为游戏行业点赞,为手游繁荣点赞。人人都在讲这些东西,但今天我想将行业最真实的东西讲出来,忠言逆耳,良药苦口,也许很痛,但是我们从现在回归还来的及。

虽然现在人人都在讲IP,但IP真正能给游戏带来的价值却远没有目前市场炒作的那么多。以前提起IP这个词,大家第一个想到的会是192.168.X.X这样的IP地址。然而2012年底的一个传奇改变了从业者的认知,酷牛推出的《唐门世界》,仅靠IP就获得了成功,这是第一例比较典型的案例,从此以后所有的游戏厂商都在高度关注IP,文学动漫IP从默默无闻到个个天价,仅仅用了一年的时间,大家把能想到的IP,国内的国外的,影视的,动漫的,文学作品的等等,在近千家游戏厂商的争夺中水涨船高,IP在今天已经站在了一个空前的高点,近期爆发的《花千骨》手游给IP披上了华丽的外衣,价值彻底爆发,如今, IP已经成为业内各家拼死争抢的对象。

纵观中国的游戏史,1997年《UO》进入中国,是中国游戏市场上的第一款网络游戏,他的出现带出了端游市场蓬勃发展的十年,端游的产品特性决定了开发周期长,产品深度好,所以经历了短暂的优胜劣汰后,端游直到今天依然占据市场近半的份额。留在市场上的产品也很多到今天走过了十年的光阴,而当时大家仅仅把IP当场一个品牌宣传的由头,并没有把IP看成全部,游戏的生命力大部分还是由游戏性和玩家需求决定。

2007年起,新的端游发展缓慢,除了《坦克世界》等少数产品外,其他产品很难爆发,而2007年到2013年,基于网页的社交游戏、页游开始蓬勃发展,页游研发周期基本在1年以内,导致页游的生命周期也很短,游戏性大大低于端游时代,因此出现渠道强势,用户导入、付费比例等指标变得尤为重要,而花无百日红,当整个行业都用这个标准评判游戏时,用户用脚投票放弃了这个市场,所以这个市场维持了5年,就开始停滞发展并下滑。

紧接着而来的就是今天异常火爆的手游行业,然后仅仅3年,我们必须理性的看到今年优秀的大作非常有限,我指国内,全球手游市场上依然精品很多,玩法各异,脑洞大开。而我们的市场已经提前进入了整合期。前一段有报道成都有70%的手游CP破产,而手机保有量虽然没有前两年的快速增长但依然还是有增量的,那么我们的未老先衰原因何在?

2013年中国A股开始复苏,李总理提到互联网+,迎来了做互联网人做游戏人的春天,资本开始关注游戏市场,关注我们这个领域,大量热钱涌入。我承认我也是其中的幸运儿,我苦哈哈从一个魔兽地图站做起,那时候的竞技无法赚钱,十年后的今天电竞才走到风头浪尖,后转型做大型游戏门户网站到后来赶上手游第一批研发公司、发行公司,到第一批对接爆发的资本市场。我承认我很幸运,我记得当年我接受媒体采访时就说,我对接资本的目的就是我有很多游戏上想干的事情,资本可以让我不用为活着费脑筋,可以更好的实现我的游戏梦,可以做更多我喜欢我热爱的游戏方向。

而从我说完这话,到今天也有两年的时间了,我可以很坦白的讲,痛并快乐着。在所有人都认为我们获得资本的助力,有着丰厚的回报时,我发现我当年做游戏的初心被冲淡了很多。我身边的朋友再在一起聊天的时候,讨论的不再是怎么做一款NB的游戏,现在的玩家喜欢什么,而是你们是怎么快速对接资本的?你们有啥法宝?资本询问的也是你们接下来并购什么?做什么战略方向?而不是如何做一款生命周期长的产品。

其实我今天的讲话,也是一次自省,也是希望给行业带来一次自省,就是如果我们真的热爱这个行业,热爱我们从事的事业,我们就应该用生命去保护它,保护它的良性发展,我用了最危言耸听的文字来表达我的忧心,出发点是因为我的热爱。我玩游戏有近三十年,做游戏有十多年,我看好手游、电视游戏、未来的VR游戏,但是甭管行业发展到哪一步,希望我们这些从业者都记住我们进这个行业的初心,就是做出玩家喜欢的产品,“用户追逐的内容,才是游久前进的方向”。

1983年的“雅达利冲击”,——这个事件的起因就是当年的电玩巨头“Atari”对自己主机上的第三方游戏监管不严,导致大批垃圾游戏的涌现,使消费者对游戏及游戏机市场失去信心,直接导致当时的美国游戏界遭受一场毁灭性灾难,雅达利之后,全球游戏工业的重心逐渐从美国变为日本。这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警示,我们的手游圈也正在出现“雅达利冲击”的苗条,对于游戏厂商来说,全部靠IP来爆发不靠游戏性,这显然是不正常的,这样的做法只会让玩家越来越远离我们。

现在很多从业者都希望通过获得一个超级IP就可以快速获得成功。可游戏终究是一门艺术,是生活的升华,游戏制作人不懂生活,又何谈升华?游戏艺术不是刷出来那些冷冰冰的流水和数字可以代替的,它凝聚了游戏人对生活的热爱,对快乐的追求。只有我们不忘初心,从游戏本质入手,制作出玩家爱玩的游戏,才能获得真正的成功。

在此,我呼吁所有真正热爱这个行业的同仁们,一起用实际行动,联合起来,保护我们所热爱的事业,谢谢大家。



群访:上海游久游戏股份有限公司CEO刘亮

主持人:下面接受采访的是游久CEO刘亮先生,欢迎刘总!我作为媒体先抛砖引玉,游久最近收购了龙珠直播,游久网的业务对电竞领域投入越来越多,游久对电竞的发展和规划有哪些?

刘亮:我们不是在龙珠这一次才进入电竞领域,我们应该是中国第一家做电竞的公司,06年的时候,我们就是魔兽地图站起的家。只是电竞这个领域如果不是因为爱好,很难坚持,大部分当时一起做的都已经消亡了,退出这个行业了,我们一直坚持到今天,今天你去网吧依然会有很多用户在用游久下魔兽RPG地图。介入龙珠,我们不仅仅看的是电竞行业,我们更觉得龙珠未来是迎合粉丝经济的投入。目前所有的IP不仅仅是内容的IP,人也是可以带来很多粉丝的。直播领域,现在光看人数,是中国观看世界杯人数的六到七倍。影视明星已经很贵了,但每个主播背后的粉丝量其实巨大,影响力在游戏玩家心目中并不亚于影视明星。龙珠更大的意义是会有很多大量的主播和大量用户的关注,这不是说我们是一个进入电竞领域的新兵,电竞我们一直在做,这不算是一个节点。

对于游戏IP的使用和看法?

刘亮:真正关注游戏品质,把更多投入在游戏研发和创新,不要过多的投入在IP简单重复的使用上,也不要给IP商人有中间谋利的机会。就像火影这种,他们IP反复卖,卡牌卖一次、格斗再卖一次,他到底能给游戏带来多大的发展?所有在座的媒体人,我们应该做的事情是把真实的我们能看到的东西告诉其他人。

前几天我去打猎,看到大雁群,老猎人告诉我只有一只大雁在树上站着,其他的大雁都在树底下睡觉。如果你把树上站着的大雁打死,其他的大雁你可以随便抓,它们不会走的。我觉得媒体人就像站着放哨的大雁一样,我们应该看到更多,我们应该把更多正能量的、更真实的情况告诉从业者,也告诉所有玩家,我们不要追捧IP,不要让真正玩好游戏的机会被IP冲掉。

媒体:刚才在现场听了您的演讲,包括刚刚在问您对IP的看法,游久在IP方面没有再做打算了吗?

刘亮:我们也会做,我发言的观点是我们不要把IP当全部,完全依赖一个IP做救命稻草,还是要做好玩的游戏。

媒体:游久现在IP这一块跟市面上IP做比较,有区别吗?

刘亮:我们也会做IP相关的方向,但是我们会注重让主创人员参与创作,不仅仅做成冠名。行业对于IP使用大多是直接买断一个名字,但事实上整个产品的玩法与创作是与IP脱节,用户到进入游戏没有必然联系,凡是这样简单粗野使用IP是没有机会的,比如说有很多游戏真的纯粹套一个IP,里面所有的名字替换一下就好了,还是今天的升级件一样,只不过今天把飞机变成刀或者变成衣服,换汤不换药。如果非要用IP,我们要让游戏中每一个细节、每一个点都跟这个IP真实的结合起来。但不把IP做必胜法定,更注重,IP的创作者跟游戏本身的一个结合。

媒体:您个人对移动电竞的真实看法是什么?现在挺火的,也就是手游电竞。

刘亮:你就说打比赛,不拿电脑打,非得拿手机打,这叫什么比赛。电竞是很投入的事情,不是拿手机,手机是碎片时间用的产品。既然要打比赛,你听过在火车上去赛跑和扔铅球吗?一定不是插空时间做的,一定是专注时间做的。

媒体:您怎么看这一波年底的电竞潮?

刘亮:潮有什么用,这个东西不能带给电竞真正的变化,真正的电竞发展还得靠《英雄联盟》《刀塔2》这种重量级产品。现在王思聪做的东西对中国电竞行业的繁荣有很大的推动作用。

媒体:除了IP和直播,在2016年还有哪些新的布局吗?

刘亮:VR可能是我们现在最关注的一个领域,我们觉得VR是一个颠覆性的产品,会改变人们对游戏的理解。它不在现实上增强,而是把你投入到虚拟环境里面,让你感受到这个布景,所以我们更多精力放在VR上。

媒体:能具体讲一下关于VR的布局吗?

刘亮:有几块,一块是筹备做VR线下体验店,第二是研发主要投向VR产品研发,本周五会内测第一款VR游戏了。AR方向我们也有涉及,国外一个公司今年做了猫王的演唱会,这个全部是虚拟出来的形象,完全可以以假乱真,旁边跳舞的人全是真人,只有杰克逊这一个人是投影出来的,现场观众没有办法分辨真假,所以我们觉得跟VR有很多结合的东西,只要跟VR相关的东西我都有兴趣接触。

媒体:刘总,有几个问题,刚才从您的话里面,我们听说您对手游电竞有一定的见解,确切的说,您是不是说手游电竞是一个为命题吗?

刘亮:这种黑锅为什么要我背呢?

媒体:咱们游久网站上微电竞的页面应该是国内垂直网站里面最先上线的,所以我们当时认为游久很重视游久电竞领域。

刘亮:我们很重视电竞,但是你刚才问我的是手游电竞,这不是一个命题。手游电竞今天很热,但电竞生命周期很长了。手游电竞只是今天的一个热点,不见得是趋势。

媒体:游久在内容上会跟热点走,但是不认为它是一个趋势?

刘亮:对,就像《神经猫》,大家微信上都玩过神经猫,它是一个热点事件,但并不是一个可持续的事情,今天谁还玩神经猫?但是我记得当时每个人都在玩。作为媒体不可能不跟进热点,媒体是跟着热点走的,但是热点不一定是趋势。

媒体:我们知道VR领域在国内是硬件多于软件的,游久会更偏向于软件方面、平台方面还是硬件方面?

刘亮:软件,平台可能也会做,我在考虑的一个用户强需求是,我们知道买过来一个VR眼镜之后跟电脑插在一起怎么看到VR的特效和游戏,这中间的过过程就像当年装系统一样,非常复杂困难。我大概用了一周时间也没有装起来、也没有看到,有一个同事大概用了四五天时间才弄好,让我们看到。我就觉得应该有一个工具,像快速装机一样,把系统和软件安装好快速让你看到内容,这是推进VR在国内发展速度的工具,这个方向我们会考虑,但是未来还是主要会以内容为主。

媒体:您刚刚在大会的时候说到资本和IP这一块,我本身觉得游久在资本这一块做的非常不错,很多都是有布局和投资的,你觉得您的讲法和布局有矛盾吗?下一年哪一些产品会重点布局呢?

刘亮:我觉得我讲的和做的东西一点都不矛盾,我们所做的没有一个是靠资本和重金投入进去的。比如说我当年看好的白鹭引擎,它成立时也只是一个价值几千万的公司,短短两年时间,已经发展成第一大HTML5引擎,市值几十亿的公司,马上上新三板。白鹭的爆发抓住的第一点就是围住神经猫,之后白鹭引擎开始被人接纳,很多人都选择白鹭,像小米手机、360UI包括腾讯的X5、X3都会把白鹭的引擎预置在他们里面,这些不是资本推动,而是基于对行业的判断。



主管单位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

主办单位

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
海南省商务厅
海南省文化广电出版体育厅
海南省工业和信息化厅

承办单位

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
海南生态软件园

年会主题:

“让你看到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