骏梦网络邓荣访谈:好IP更需要去经营

2016-02-01 11:44 来源: 游戏产业网

12月15日,2015年度中国游戏产业年会在海南博鳌亚洲论坛国际会议中心举办。上海骏梦网络科技有限公司首席运营官邓荣在2015年度中国游戏产业年会上表示,我们从更长远的角度出发去经营好一个IP,而不是考虑只做出一个游戏来赚钱,这是我们明年要做的事情。

以下内容为访谈实录:

主持人:有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可能有一点大,2015年的时候游戏行业发生的很多的变化,这些变化对我们骏梦网络有什么影响,2016年的时候我们骏梦会有什么样的布局?

邓荣:我们先把2015年的大变化确定一下。

媒体:其实就是由您去看,因为您站的级别比较高,您觉得有什么影响,骏梦又会有什么布局。

邓荣:坦白讲我们觉得2015年并不是有很大的变化,我们在2015年是能够活下来的公司,至少到现在为止还算可以,不算很好,这是能预见到的,如果不是这样骏梦就没了。骏梦最大的变化是2015年被上市公司并购了,基于这样一个前提,我们对2016年,我觉得不能用什么变化的角度去看,反而应该是说我们时时刻刻在接受市场的信息,所以不是说今天变了什么东西,而是我们明天要做什么东西。

媒体:就是看我们2016年要做哪些事情?

邓荣:2016年要做一些事情,分成两部分:一个是被上市公司收购之后要让自己比较平稳和顺利的完成业绩,对上市公司和股民有一个交代,对我们的游戏玩家有一个交代,这部分是由现在正在进行的几个项目,包括我们研发的手游和正在运行的几个游戏的平稳运作,包括《秦时明月》的页游,《秦时明月》的页游这个月会跟37玩独家发行,在各大平台上会发行。当然还有没有把名字报出来的产品,因为还没有到时间点,这几个产品作为我们明年的业绩,基本上这些都会使用IP的,我们自己是非常有信心的,这是第一件事情。

第二件事情是我们会把这个线考虑的更长一点,刚才在台上我也提到了,骏梦在很多人眼里可能是大家觉得我们比别人在IP走的更远,其实我们也不过是签一个IP把游戏做下来,真要说这方面有什么造诣,不一定。我们真的把自己放在做游戏IP靠在比较前面的地位来看,我们真正要做什么东西?我们明年会以培养IP的角度去做一些内容。比方说,我们未来去签的IP,更多的方式,不是说所有IP都会这样做,而是说我们更倾向于把IP的经营权一起拿下来。这个所谓的经营权可能会涵盖到推广本身,IP游戏的范围会更广,而不是一个游戏。其实很多IP的沉淀是靠单机游戏或者一代、二代、三代的沉淀,那些不一定很吸睛,但是塑造出的故事、人物形象或者IP的用户沉淀都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我们从这个角度出发去经营好一个IP,而不是考虑只做出一个游戏来赚钱,这是我们明年要做的事情。

坦白来讲,我们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太过具体的说一定要做什么、一定不做什么,但是我们会以这样的一个目标去寻求一款游戏,可这款游戏明年不一定会出,但是我们明年开始会做这个游戏的布局。我们现在已经签了一款拥有5-10年拥有权的游戏,这款游戏先卖一个关子,择日会有一个官方的新闻发布。

媒体:骏梦整体的战略布局是围绕IP的培养和运营为主,2015年除了IP产品应该还有一些别的产品,2016年主要是IP产品。

邓荣:基本上2015年也是主要是IP产品,应该说我们没有出过IP的产品。《萌三国》可能是大家觉得有IP的产品,《萌三国》我们也有手游,基本上都是做IP的东西。

媒体:主要是从IP的养成和合作。

邓荣:对。

媒体:我们知道网文的IP在一年之内被很多游戏授权去做,同时很多公司在签完这个IP之后做一些营销,等于把IP价值进一步扩大化,您认为网文的IP价值有没有必要二次发酵,还是说本身推一款游戏就可以达到效果?

邓荣:我更倾向于前面的说法,网文到游戏本身有一个转化率的概念,游戏跟网文并不是百分之百重叠的。我们要让更多网文用户知道这款游戏的存在,并且带来游戏的体验,可能对他也是一种乐趣。另外一个,这些用户来玩了游戏,没有看过这个网文,玩了游戏觉得不错也会反过来看一下网文给他的文化,或者说得他的精神食粮的充填比较有帮助。这个度的把握也是有学问的事情,我到底用多少钱、用多少精力做推广,这是这家公司的能力问题了,我只能这样讲。

媒体:今天上午咱们听了上午演讲有一个比较令人震撼的是刘亮的演讲,他认为集体提高了IP的价格,对游戏公司造成负担,您对这种情况怎么看?

邓荣:我是一个比较庸俗的人,我认为存在即合理,有人开了这个价,有人买就会有这个价格。

媒体:有人觉得它随着价格波动,其实已经高于了价值,您怎么看呢?

邓荣:打个不是很恰当的比方,你买股票吗?你买的时候永远不会认为它是在高点,永远觉得买了会涨,事实上买了很多时候会跌,这是一个市场机制。比如说我今天有一个IP,在座各位要来买,我不想说我这个公司坐地起家说两千家,你说五十万、八十万,我可以包装的很好,我有很强的营销和很强的发行能力,很多发行商都能来包装,现在国内好的不少,的确有很多公司都有能力做,并不是说这家公司有能力做,其实情况不是这样子。我真心觉得这真不是价格高低的问题,而是市场供求的问题。好的IP无非考验的是你有没有信心把今天付出去的钱给挣回来,另外是风险控制上你是否能够合理的控制在整个公司的风险控制。

媒体:现在还有一种做法是攒IP,打个不恰当的比方,我有一个朋友他买了一个股票很多年过去涨了很多,其实很多公司在这样运作,买一堆在攒着,这种方式会不会造成IP市场的虚高不下?

邓荣:个人觉得不会,所谓的存IP,除非你签IP的长期永久,或者你作为IP的最终拥有人,你买断了这个IP,否则你怎么存?你去作者或者版权方,一般都有一个时间期限的。在这样的情况下,你签下来的IP,比如说我签了三年,第一年没有做,第二年也应该做了,或者说我签一个两年的开发周期,上线以后有两年的运营周期,这样也行,但是不管怎么讲都涉及到一个问题,你的IP是买来或者拿来的,是有时效的,除非你是IP的拥有者。还有一个问题,很多IP有另外一种时效性,比如说所谓的影视,电影的时效性很差,同档期的一播就完事了,电视还好一点,但实际上也是比较短效的。小说可能好一点,小说会连载,连载的周期更长。还有游戏类的IP,比如说我们拿十几年前的IP,RO也好,包括《拳皇98》,这个就是回归到IP是否具备长期的资本和价值,有一些IP不具备这种价值,你存着有何用呢。

媒体:我们自行研发的《武动乾坤》明年什么时候上线?我们基于和触控进行《秦时明月》的合作之后,两方第二次继续合作,这方面能不能稍微讲一下及?

邓荣:《秦时明月》去年2月份在触控这边上线的,从去年2月份一直到10月份一直是处于增长的趋势。从去年11月份到现在是处于缓慢下降的过程。总的流水账大概有五点几亿,这是一个实实在在的数据,没有任何水分。

大家知道,我们现在看一款游戏,生命周期可能是半年,甚至有的生命周期会更短。我们《秦时明月》到这个月的流水依然没有低于一千五百万。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对于自己开发团队以及触控,我们很难界定这两部分到底谁的功劳更大或者谁的谁的功劳更小。这是一个原因。第二个原因,触控跟我们在签《武动乾坤》的游戏的时候表现出了各种各样的诚意,包括资源的投入上面也足够让我们觉得他会花大力气帮助我们把这个游戏推广的更好。后面这一点我相信很多想拿我们这个游戏的人都会去说,只不过通过前面《秦时明月》的合作,他说的很多东西我们看得到,我们有这个合作过程以后相信这个公司是能做得到的。

《武动乾坤》我们会在这个月的月底会做一个香港的付费测试,如果说整个情况都不错,之前做的测试情况不错,反馈很好,安卓上的付费率在7-9之间。这次会做一次香港的付费测试,之前开放的渠道会集中在UC、360等等,这次会分开来测,放量大一点,看把量放出去情况怎样。正式推的话是在明年1月份。

主管单位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

主办单位

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
海南省商务厅
海南省文化广电出版体育厅
海南省工业和信息化厅

承办单位

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
海南生态软件园

年会主题:

“让你看到未来”